只是想說說話

總覺得自己很容易遺忘。

重要的事情總是會很失智的被丟在一旁,像是我現在明明要寫明天該交的報告的,卻在這裡啦哩啦咂的打著廢話,有時候我都覺得不知道自己在想啥了(。

但是,明明擅於遺忘卻還是記得一些瑣碎的話,那些曾經覺得難過曾經覺得痛苦的話,還牢牢地記著,就像在告誡自己吧,不要越陷越深才是。

覺得很疲倦,在說話的時候,在對視的時候,我覺得都已經無法掩飾了。

也許這也是一種報應吧,傷人者人恆傷之,不管是真心還是虛情假意。

你說也許只是因為放也放不下才會造成現在的局面,但是你其實忽略了自己說過的話,不關你的事了你便不再提起,結果終究你也放不下。

其實誰也沒有看得清楚透徹,其實誰也不需要再為...

2014 佐助生賀

●CP看成佐鳴或鳴佐皆可(沒有H所以攻受不是問題)(X

●求岸本別再虐,不然我也不知道該怎麼活了QQ

●就算對作品累愛我也還是會愛著鳴人和佐助的,附帶一提,本命是鳴人(欸

●距上次寫文(2/11)好像隔了很久呢(好意思

●也許跟去年生日賀文有點關係吧,但是沒看沒關係的(欸

●很短OTZ

----以下正文----


7/23


即使是短暫的夢,也比什麼都珍貴。


----------


木葉村


自從回村以後就漸漸習慣了這種感覺,走在已然陌生的街道上,旁人指指點點不滿的視線,即使某個大白痴做了努力讓大家知道當年的真相,但是還是有人會無法諒解的吧,那些失去親人的...

夏天

●CP看成佐鳴或鳴佐皆可(沒有H所以攻受不是問題)(X

●現在好冷我好期待夏天啊QWQ

●本篇為架空文

----以下正文----

那是一個很炎熱的夏天,原本想去街角買冰的鳴人在轉角處撞到一位少年,正當他坐起身想開口咒罵些什麼的時後對方已經站了起來,丟下句白痴後就打算走人了,鳴人忙不迭地拉住對方的手想好好理論一番,豈料對方重心不穩狼狽的跌在鳴人懷裡,這也讓他能夠看清楚對方的長相。

「佐…助?是佐助嗎!」他驚呼一聲,抓住對方的肩膀將對方上上下下打量一遍,好確認眼前的人是不是真的是佐助本人。

「…白痴,你想要在大街上坐多久。」無奈的嘆了口氣,發覺對方還是沒有變多少,莫名的感到些許欣慰但卻...

從噗浪搬來的跟風www

我絕對不會說我沒梗所以放這來騙(X】寫手遊戲。
●請擷取一段我曾經寫過的文裡面的一段,我就會告訴你我整個心路歷程。例如當時想表達什麼、為什麼要選那個字詞、那段在故事裡的作用、角色在想什麼之類的。

●留言在下面www我會用修改這篇文的方式回覆,回覆完也會在留言處@哦!

●我知道我的文很少啦對不起(掩面)以後更新的文章有想了解的也可以在這裡回哦!

●其實沒人回我是有點寂寞的qq(夠#

----以下正文----

Q:「佐助葛格--」 
瞥了對方一眼後的他嘆口氣:「穿上衣服。」 

↑告诉我在哪里情色了!!!

A:其實這裡我在寫的時候心裡想著的是用色誘術想看佐助流鼻血好嘲笑對...

20字微小說 ONE

●靈感來自於Microfic Meme,簡單來講就是微小說。

以下是規則。

1.選擇一個你喜歡的歐美影集/電影/書籍/節目/音樂/動漫/電玩/中的角色或配對。

2.挑選十道你喜歡的文章類型,等級隨意。

3.每一道題目英文以10個單字為限,中文以20個字為限。

(若完全以英文寫作再翻譯成中文,則中文部份無字數限定)

(若中英參雜(如人名和專有名詞),一個英文單字算一字中文)

4.寫完十題然後指定下一位。

5.大功告成,發文。

●CP應該是鳴佐鳴(吧(#
櫻哥也會出現哦因為畢竟七班還是有插花的人(ㄍ

●歡笑淚水交織成一段愛恨情仇(並沒有#

----以下正文----

Adventure...

2013聖誕節+2014新年

●CP看成佐鳴或鳴佐皆可(沒有H所以攻受不是問題)(X

●都是片段式的,因為我沒力氣寫一篇出來XD

●每段不一定相關哦!

----以下正文----

那些我們從來不提的小事。

你知道他會遷就你所以你從來都靠著厚臉皮來騷擾他,而且屢試不爽。雖然他總惡狠狠的威脅你,但其實他生氣的樣子也別有一番風味,只是你不能說,因為你還想好好活著,陪他過每一個平凡無奇卻相依相守的日子。

今年的聖誕節很冷,你看見他圍著你去年送他的圍巾不禁有些感動,還記得他去年因為上面的蕃茄圖案太過幼稚而心裡交戰了好些時間,最終還是躺在衣櫥裡。想到這裡更難掩愉悅的靠了過去拉拉對方的圍巾示意自己也想一起圍,雖然對...

2013 佐助+鳴人生日

●因為有相關就合併成一篇了

●CP看成佐鳴或鳴佐皆可(沒有H所以攻受不是問題)(X

●開放式結局(?) 要怎麼想隨便你囉www

●從鮮網搬來這裡所以就從頭開始吧XD 補舊文等我心有餘且力足再說(X

----以下正文----

7/23


或許這已經是我最後的一次機會。


----------


四戰


隨著戰況越演越烈,鳴人顯得有些不堪負荷的慢了下來,即使查克拉再怎麼多,果然還是不能恣意損耗啊...。

他甩了甩頭,拚命的集中注意力,這才發現身旁的佐助朝著帶土再度衝了過去,兩人近身攻擊尚且難分高下。

『再一下...只要再一下子...』皺起眉,鳴人打算以仙人模...

© 啊Du | Powered by LOFTER